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资讯区块链专区正文

区块链速度,更紧迫的危机感,更快的自我颠覆,这就是区块链速度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6-08 来源:区链通 浏览次数:1
区块链速度,更紧迫的危机感,更快的自我颠覆,这就是区块链速度

说到底,币安和火币,都在自我革命;不过作为后来者的火币将这场革命目标喊得更为彻底。如果币安公链是要颠覆中心化交易所,火币公链则是要颠覆交易所,甚至整个金融体系。这两家正处于行业巅峰地位的交易所,刚借着ICO风口和监管风波雄起,就开始筹备颠覆自己的计划。这未雨绸缪、“生于忧患死于安乐”的觉悟是不是让互联网人汗颜。这就是区块链速度。

商业社会,把你颠覆掉的肯定不是另一个你。任何一家希望“基业长青”的公司,都需要“自我颠覆”。只是公司崛起与倒下的速度在加快。生产力的线性增长提高了效率,加速了下一个时代到来的步伐,也缩短了一家企业的生命周期。

数字货币全球交易量前三的交易所,不约而同的自我颠覆

数字货币全球交易量前三的交易所,不约而同的自我颠覆毫无疑问,作为数字货币全球交易量前三的交易所,火币已经成为行业内最有话语权的企业之一。然而不可否认,在公链底层开发技术和人才储备方面,火币并不具有优势。况且,它还是一家中心化的交易所,启动公链项目不禁引人猜想其是否要做中心化交易

在传统行业里,这个世界还有百年老店。在互联网世界,时代掌控者的迭代速率已经在加快。诺基亚的塞班手机曾为10年霸主,终被被苹果与安卓替代。晚于雅虎四年成立、曾为其供应商的谷歌,最终将其送往卖身之路。而在区块链的世界里,这个单位速度,只会更快,令人措手不及。

曾经的火币花了不到两年计入前三。币安则恰逢“九四”,在数月内一跃而成全球最大。自此之后,纷纷入局的从业者也做着同样一夜暴富、颠覆格局的梦。期盼着,下一次机会来临,他们自然能成为“下一个币安”了。

曾经的纳斯达克也被讽刺为“垃圾股扎堆”,而这个世界里,颠覆你的,往往是你曾经看轻的东西。白手起家的“草根巨头”们,比谁都深谙其中道理。于是,便有了那时币安决定做如今看起来毫无优势的去中心化交易所;这厢火币启动了看起来离我们貌似遥不可及的“自金融”公链。未来来得远比你想的快。

也许上面讨论的东西在你看来遥远得难以想象,若往近看,你会发现火币公链会怎么扩宽HT的流通场景。火币HT区已于昨日上线,包括HT与7种数字货币的交易对;此后容易想到的火币生态场景包括:项目用HT募资,上线火币Hadax前利用HT质押投票上币,凭借HT在火币公链上做开发。如此形成闭环。

Huobi Chain此次“民选CTO”的玩法跟EOS超级节点竞选有有异曲同工之处。EOS的社区建设之所以成功,简而言之就是BM+BB(分别是EOS开发团队Block.One的CTO和CEO),分别代表着一个能动员社区的技术天才和令人拍案叫绝的运营手段。

EOS是史上最大ICO项目,其众筹融资过程长达一年、不设上限;并且设置竞选机制,让超级节点竞选变成了一场社区大动员。前者使代币的分发更为分散,加长了项目发酵时间;后者让候选节点变成布道者为项目做宣传,扩大社区半径。如今火币公链显然在用类似的做法,选举造势;造势自然扩大社区。技术上,火币公链这次,大概是希望以“民选CTO”的方式,再造一个EOS。

区块链速度,更紧迫的危机感,更快的自我颠覆,这就是区块链速度

火币公链“技术领袖”挑选,同样采用了竞选和投票等概念。蔡凯龙表示,火币内部讨论时确实借鉴了很多公链的做法,主要是在社群运营等方面。“EOS的成功给了我们很大触动。”交易所并非技术驱动的生意,公链开发则继续大量技术人才。蔡凯龙也坦承,公链底层技术人才是火币做公链的短板之一。公链项目一重底层技术,二重社区运营。因而,“单独以货币自己的力量是没有办法去做,因为这个是一个Public的事情,需要社区的力量。”

然而,依靠这种民主海选的方式,真的能为火币公链选出最合适的技术领袖吗?“我个人觉得,坦白说,我也会担心,真的可行吗?从火币的角度,我们就准备做一场社会实验。”无论是陈光还是蔡凯龙,他们个人都认为,未来的社会很可能不是完全去中心化,可能是经过博弈、碰撞之后,找到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间的平衡点。这需要实践和时间去寻找。

为了规避“过度民主”带来的弊端,将有理事会制定领袖竞选的规则并监督项目进程。理事会要制定合理的门槛和标准,保证参选人技术上达标;但作为一个公链领袖,光是技术不够,还需要有动员能力、领导能力等,才能带领团队和社区建设公链,因此投票也必不可少。理事会也需要制定投票规则。

简而言之,理事会有点像美国的“联邦选举委员会”。陈光表示,理事会成员由火币指定,在全球范围内找寻区块链领域知识深厚的技术专家,火币集团在理事会中会有两个席位。理事会中不排除会有现有公链发起人;火币也可能定向邀请技术人才来参加公链领袖选举。类似EOS开发团队中,BM包括了10%的EOS,也制定了大量的规则,作为公链参与方之一的火币,也给自身保留了一定的话语权。当然,作为火币公链的发起人,火币会为公链倾注自身资源,这也是火币认为自身建公链的优势所在,“我们有足够的资源,很容易形成一条龙服务”。比如火币自身拥有资本、生态等业务板块,可以为公链提供融资和应用场景相关的对接服务。

公链似乎为火币的产业链布局扣上了几位关键的一环,但不要忘记,这家交易所同时再也进行着大部分中国互联网公司正在做,却又举步维艰的事情:国际化。蔡凯龙告诉星球日报,火币目前的战略重点,可以总结为两个维度:横向国际化——进入更多国家,服务当地客户;纵向全生态化,产业链化——以交易所为核心,发展上下游产品。

6月4日,火币宣布了自身的定位是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。这几个字前,还有“全球领先”这个修饰语。但交易量的领先与中国人口数量,及中国投资者占全球比例高有关。在发布会现场,华人满座,偶有西方面孔;上台的嘉宾也会直接说“现场都是华人,我就直接说中文了”。日、韩等地高频举办的区块链大会也是如此景象。

因而,在国际化这条路上,火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也许它不仅需要加强自身在当地的品牌认知度,甚至还要作为布道者和启蒙者去给当地政府介绍区块链、教育投资者如何挖矿买币。

根据蔡凯龙公布的路线图,目前火币已经在美国、加拿大、德国等10个国家和地区设立办公室。未来将进军俄罗斯和德国。全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必然选择,在香港注册的币安,2017年9月币安把办公室从香港迁至日本东京,后来2018年3月因收到当地金融厅警告,币安将总部迁到马耳他;币安还跟百慕大与乌干达达成合作。

跟币安的岛国路线相比,蔡凯龙将火币的国际化称为“大国策略”。至于原因,除了客户和业务扩展考虑之外,他认为是因为火币非常重视交易的合规性。“我们现在在火币美国已经有币币交易的执照,正在申请法币交易的牌照。”

中心化数字资产交易所,不约而同地走在了自我颠覆的路上

中心化数字资产交易所,不约而同地走在了自我颠覆的路上在中心化交易所占据业内前三、巨头瓜分市场份额的格局之下,拥挤的交易所赛道仍时有新玩家入场,其中,去中心化交易所被寄予希望,不少创业公司希望借此弯道超车。相较于中心化交易所,去中心化交易所代码开源,规则公开透明,不存在交易所道德

企链通-全国深度供应链商企平台

企链通(https://www.qiliantong.cn/)是目前全国深度供应链商企平台,撮合企业产品供需的基础上,提供供应链金融、商会入驻、对外出口贸易服务,提供国际追溯领域内最具公信力的追溯云服务。是谷融集团在产业联盟管理、国家追溯体系认证、深度供应链管理版块的真实落地。
关键词: 区块链 火币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